中水集团远洋股份有限公司

English中文
搜索

  • 员工随笔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随笔

党员太姥姥

发布时间:2016-04-18 来源:中水集团 浏览:708

分享到:
    太姥姥今年93岁,53岁那年在北京市二轻局属下一家工厂当工人时入的党,如今到了我儿子这一代,已是四代同堂,家里人也时常随最小辈称呼她为太姥姥。
    在太姥姥的衣柜里,有一个塑料包裹,里面装着她多年工作获得的奖状和证书。记得十几年前刚搬到新家,太姥姥就急着把这个包裹先找出来并归置到她觉得“安全”的地方。太姥姥不止一次笑着告诉过我,那年头满脑子就想着拚命干活,什么生产能手、红旗手、突击手她都得过,不但是厂里的先进,还当过全局的先进,即使有这么些荣誉,可在厂里提级涨工资时,她不与别人争指标,“那可是不容易做到啊,一个单位没多少名额,还不是年年都有,我子女少,工友们家里生活比我更困难”,到如今太姥姥说也没有后悔过。
    2008年汶川地震,电视上转播全国支援灾区的新闻,太姥姥盯着看了没几天,就催促家人带她回组织关系所在的建国门街道办站东社区居委会捐款,那一年太姥姥85岁,已经随女儿搬到昌平天通苑居住,住在三层,住宅楼没有电梯,由于右腿不利索,太姥姥须拄着拐杖走路,且心脏有毛病,走不多远就喘得厉害,平时已很少出门,出门也得由家人用轮椅推着,加之回站东社区居委会路途太远,当时全家对太姥姥的想法都没太在意。直到有一天,突然接到电话,说老人自己打出租车从天通苑到了北京站东街,为灾区捐款,家人赶紧开车去把她接了回来。现在问太姥姥,她说当时捐了多少钱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拿了几千元揣在身上,但无论怎么说居委会只同意接受了一部分。
    十八大召开没多久,太姥姥问我,中央有新领导了,会议开过后的那个红本本印出来没有,让我到书店帮她买一本,说她是党员,也要学习学习。其实太姥姥没有读过书,只是解放后参加过村里的扫盲班,文化程度还到不了小学,听岳母说太姥姥申请入党时的思想汇报,还是当时一位邻居帮着写的。
    太姥姥房间有一台电视,电视摇控器的数字1键固定为中央电视台的13频道,2键固定为北京电视台原来的BTV-1现在的卫星频道,她只要求我调定这两个频道,好方便每天看中央和北京新闻,后来我发现她很少看其它电视台的节目。一到晚上七点雷打不动,太姥姥要看央视的新闻联播,若赶上周未重孙子来家里,这个时段要看客厅电视里的少儿节目,太姥姥就会回自己房间打开电视,直到七点半过后,才能在客厅重又看到她的身影。四五年前,太姥姥的视力大幅度下降,看新闻基本变成了听新闻,近两年,听力也不成了,需要把音量调到最大,要是重孙子不跟她争电视,太姥姥也喜欢待在客厅里和大家一起看新闻联播,不过,怕影响小辈儿健康,她不让把音量调大,而是坐在轮椅上,自己摇着到电视侧面,前倾着身子听新闻。有好几次,太姥姥语气恳切地嘱咐我:“以后党中央有什么新精神,你一定要给我说道说道,好让我也知道国家的大事情,这辈子我可没有落后过”。
    每年元旦一过,太姥姥准叮嘱我帮她交党费,年年如此,没有一年忘记过。若我因为工作忙,拖到二月份才交,她就焦急起来,说再耽误就落在其它退休党员后面了。每次交完党费,太姥姥总要把我垫付的钱还给我,说党费不能替必须自己交,而且一定会要回支部开具的收据并把它收好,接下来她还会问我,见到了居委会那位领导,最近党支部对退休党员有什么活动布置没有。这几年,太姥姥常跟我念叨,天通苑离北京站东街太远,参加不了支部活动,心里总觉得对不住组织,问我能不能帮她把组织关系转到天通苑社区的居委会,只有当提到这边没有她熟悉的老邻居和党员时,话题才被打住。
    在太姥姥的房间里,除了那台电视外,还有两样物件最为显眼。一个是旧镜框,挂着墙上唯一的一幅照片,题为“毛主席、周总理和朱委员长在一起”,它是1964年周总理出席苏共十月革命胜利四十七周年纪念,并在大会上与苏共论战后回到北京,毛主席、朱德委员长到机场迎接时的合影。另一个是白色的毛主席半身陶瓷像,摆放在老人床边桌子正上方的木格框里,估计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保存下来的,至今还象新的一样。
太姥姥对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家里面就你我两个是党员,咱俩可得一道把这个家带好”。 (张光华)
 

版权所有:中水集团远洋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06060650号-1

地址:北京西单民丰胡同31号中水大厦六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