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水集团远洋股份有限公司

English中文
搜索

  • 员工随笔

您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随笔

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4-10-27 来源:中水集团 浏览:2198

分享到:

    我的父亲是位地地道道的山东农民,一辈子以地为生,伺候庄稼为己任。母亲几年前车祸去世,我在国外工作,弟弟在沈阳打工,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虽然现在年近花甲,他在家还种着九亩土地。每次我和弟弟劝他种一亩两亩就可以了,他都不停地念叨现在国家政策好,种地都给补助了,身体没事还干得动,在村里没活别的能干啥。
    他今年秋季为了多增加收入种了三亩多地的棉花。种棉花与种其它农作物不一样,管理起来非常费事,而且喷洒农药非常频繁又很危险,可父亲却在心里盘算着一年下来种棉花大约可收入八九千元,就“财迷心窍”地开始忙乎。他信心满满地种起了棉花,可棉花刚刚开始开花的时候,鲁西南地区的棉花全部遭受到棉铃虫的袭击。这可急坏了父亲,他赶紧背着20多公斤重的药桶在棉田里喷洒农药。棉花的枝叶非常多,直接盖着从上往下喷药根本喷不到下面的棉蕾,需要喷头盖着和托着上下两个方向喷药。这样一亩地就要3药桶,3亩地就是9桶。因为虫害不能耽误,否则棉蕾被棉铃虫咬了之后就不会结果了,需要尽快喷完农药,每桶需要半个小时,这一遍农药就要4个半小时不间断的喷药。听人说,中午最热的时候,除虫最有效。他就挑中午阳光最强的时候打药,炙热的太阳晒得棉田像个大蒸笼,再加上农药强烈的气味,几乎喘不过气来,只好喷洒一行就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我的父亲就这样辛苦的劳作,靠着种田撑起了我们这个家。父亲一点都闲不住,山东的春秋季节会非常旱,就买了个潜水泵去给人家浇地。就是用潜水泵把水从机井里抽出来,再用塑料管子输送到每家的田里。春秋季的风非常大,他还需要帮人家接管子,手不停地被水浸湿被风吹干,就裂出了很大很深的口子,有时都能看到手指上的骨头,而他就用随身携带的绝缘胶带缠上了事。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担心父亲就打给了弟弟,弟弟告诉我:父亲这几天给人家浇地,喝水少声带都发不出音来了,怕我担心就关掉手机以防我打电话听不到声音着急。身在异国的我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告诫自己要努力工作争取让父亲早点离开庄稼地。
    今年回去探亲,我叮嘱父亲一定要注意身体,别累着,马上60岁的人了,身体不能逞强的。我和弟弟都不在家,有农活的时候只能他自己干,要不地咱就不种了。最后,父亲也没有答应我,只是安慰我说明年种点省事的庄稼。同时也告诫我,和同事处理好关系,要知恩图报,不能辜负公司领导的信任。
    父亲,我会记住您的教诲。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待儿期满回国时,陪您出去走走看看。(斐济代表处郭祥镇)

版权所有:中水集团远洋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06060650号-1

地址:北京西单民丰胡同31号中水大厦六层